PoJung Chen | 2018 04
loading...
"純粹的藝術創作"我覺得有必要說得更精確才行. 藝術開始的目的不會只局限於個人的情感抒發, 也可以具有明確的社會意義, 藝術家解決社會問題的媒介, 也不只有繪畫或雕塑之類視覺作品. 藝術最核心的價值, 也是我認為藝術要成為藝術的條件, 就是誠實地面對生命並且實踐的過程, 而藝術作品無論媒介為何都只是這個過程的副產品, 甚至藝術家的生命本身就是樣的產品. 這樣的實踐因為人的共通性而產生有益於人類作為整體的價值. 我認為這個過程完全就是"將抽象概念具體化"的過程, 而且不是屬於旁觀者的, 或是技巧性的轉化手法(借電腦科學的說法即為演算法), 而是將自己生命最誠實的具體化過程. 無論媒介是甚麼, 我理解的藝術就是人文精神的表現. 我認為建築與藝術所具有的相似性就在於, 建築追求的形式就是環境(實際需求)以及設計邏輯(抽象概念)在空間上共同具體化的結果, 我也不認為完全靠審美或是手法上的隱喻就能產生好的建築. 設計與藝術主要差別在於設計具有更清晰的實用要求, 因此擁有實用上的標準可以衡量. 十九世紀工藝美術運動到包浩斯以來的現代主義除了重新了解實用的標準不能成為設計好壞的唯一衡量外, 另一企圖就如你所說"將具有人文與審美要件的標準化", 但現代主義在建築上的實踐, 儘管擁有要服務整個社會的理想, 但普遍已經被理解為失敗了(剩下風格這個副產品), 終究是因為"將人文與審美要件的標準化"這件事是極其困難的, 現代主義建築師所追求的, 在"建築上"終極的「理性與客觀要素」到現在為止也沒有辦法辦到. 你所說設計上更重要的使命「針對人類有形生活與文明上進行整理與再詮釋」根本上來說就是我認為建築的核心與藝術具有共通性的原因. 如果要用社會道德, 或是社會責任來區別藝術與建築, 那麼首先就必須有理性與客觀的標準. 但是如何"整理與詮釋"的標準並不存在. 建築具有社會性,不只為了滿足個人而必須滿足社會集體是絕對不容質疑的,但手段我不認為只有試圖建立統一的客觀標準, 我認為就只有在建築的能力範圍內整理與詮釋, 試圖反映時代的精神. 我質疑你在社會公共道德上的論述並不是因為我否定建築師具有的道德責任, 而是我不把設計過程中建築師無可避免的個人意志當作一種不道德的證據, 反而珍惜這種個人意志(如果你如同實踐藝術般地誠實的面對周遭), 當作整理與詮釋的工具之一. 並透過溝通與整合反覆修正甚至重投來過, 以達到最終的結果。再者說建築本身的限制是不可能允許建築師只由主觀意識決定一切, 必須滿足結構、經濟、社會條件、業主需求這類的客觀標準,是健康的社會下的建築師儘管有再大的意志也辦不到的, 我覺得有這樣幻想的年輕建築師開始工作後就會自動破滅了. 我認為工程師與建築師最根本的差別就在於工程師要解決在現有條件下所產生的問題, 而建築師可以提出問題去質疑產生問題的條件本身. 也就是因為這樣, 建築師們在任何時空環境始終相信建築專業在推動社會進步上擁有他學科無法取代的一種力量, 並且導致建築師在不滿的情緒之下還是具有某程度的樂觀性. 建築師必須認清時代所造成的侷限, 但我覺得也不能完全將建築視作為時代服務的行為. 如果只把建築看做服務業, 那在有問題的社會環境中, 建築的力量反而使問題結構更加穩固. 我想我了解你說的建築師意志的無限放大後對社會甚至自己所造成的危險. 我也有建築師面對自己的專業無法像真正的科學擁有系統化的知識和方法的徬徨, 但是我更關心的是建築師失去勇氣後對行業以及社會造成的危險. 2018,04,21
Loaded